记一次和卫东的One One

用自己去照亮你的周遭

Posted by Cheson on March 15, 2021

约聊

上周三的晚上,下班刚下公交,收到卫东的微信说可以约个one one。上次和卫东one one还是一年前的事了,最近也恰好工作、个人思考上都有点疑惑想和人谈谈,于是就非常愉快的约了周日晚上。到家之后就第一时间整理好了自己想聊的几个话题。

聊前

周四的读书会听大家分享最近的状态,卫东说起他回北京的飞机上刚好遇见了新冠的密切接触者,最近被隔离在酒店了,所以时间多的很。和卫东聊完之后从他的状态再去回想这段隔离遭遇,应该是平和的吧,这也就是一种经历,不会扰乱到什么,只要是能感受到自己,当下的一切都是你的。

周日的晚上,因最近肩膀酸痛和跑步导致的膝盖伤痛,去了趟中医馆。医生把她能祭出的所有治疗手段都给我上了一遍:超声波、拔罐、电针灸、推拿、艾灸,活生生把我当作了一场“人体治疗试验”,预计30分钟的治疗也被生生耗去了90多分钟。索性治疗期间百无聊赖之时,能有一丝正念主持。念起来近两年每每有这种医院治疗体验,总能想到当下用正念去觉察下自己的身体。

从中医馆出来,已是8点十几了,赶回家肯定已来不及赴9点的约,索性打个车去了公司。给自己倒了杯水,找了个僻静的会议室,再回顾下前几天列的话题,就开始等卫东上线了。

话题一:职业发展

第一个和卫东聊的关于职业规划,起因也是近期受到了很多外部的刺激推着我走了一阵,也许是到了一个分叉路口,让我不得不停下来思考一番。从开始工作起,一直莫名的想在技术深度上有一番作为,到现在回头看,这应该是属于我的一种迷信。来滴滴之后给我的职业改变是有转折性的,参与了更多规划和资源整合的工作,注重的不是技术本身,而是技术可以给我们带来什么。我喜欢我现在做的事,这个过程不是因为喜欢才去做,而是做了发现喜欢,我觉得这样更好。但同时又不想放下技术深度的研究,怕没了技术深度,以后在职业道路上会失去竞争力。也许还是不够自信,自信到觉得我无论去做什么都会是一把好手,还是想固守住现有的一些东西,不忍舍弃。

卫东期间帮我认清了问题的根本,其实这就是职业道路上的一个岔路,如何走全在于自己的选择。这是一个需要自己去给出答案的问题。

话题二:影响他人

第二个话题是我在工作中对身边人的观察和感受,用卫东的话说,他们都是在装睡,而我已经醒了。可我又想着去唤醒那些人,焦急的告诉他们后面有洪水来了,赶紧起来跑啊。却只能感受到徒劳的失落,而也苦于身边看不到可以一起向前走的人,我称之为我在职场的孤独感。

卫东对此给的建议是认清永远无法唤醒一个装睡的人,佛法普渡众生,也只是渡众生中的有缘人。卫东也分享了他自己的人生意义,成为黑夜中的一团火,照亮身边遇到的人。此刻,我也在被真切的照亮中。

对这一番对话思索了很久,而我依然觉得众生皆可渡,缘分也是可以制造的,或者说与其我是真的相信,还不如说我选择依然相信。想起看过的周星驰演的《济公》,济公被贬下凡度化几个不可渡之人,才能恢复神力回归天庭。也许是它给我埋下了相信天下无不可渡之人的种子。

话题三:关于团队的使命愿景

已经追忆不清我是在什么时候开始相信使命愿景能够带给人力量的,总之我相信“让出行更美好”,哪怕此刻他是Will的梦想,当我没有找到值得离开这里的梦想时,还是可以继续留此为别人的梦想努力的。而努力也不是瞎努力,需要在这个大梦想里找到自己认同的小梦想。

用卫东的话说使命愿景只是个游戏,是公司用来聚集人心的一种工具。我认同,从人类建立社会组织以来,到有国家、宗教、公司,一起团体的建立都是在讲故事,玩游戏。毕竟故事和游戏是要比法律和规矩更让人着迷的方式。

我提出的问题是硬件研发中心这一年以来,并未再做过使命愿景的宣贯,而这一年的业务快速扩展,也不知之前的使命愿景还是否准确。卫东聊起阿杜对此也并不太上心,也略有无奈。或许今年会再有一次共创。

接着使命愿景,卫东聊起了目标,一个发人深省的问题让我一度陷入沉思。“为什么要有目标”,被当作板上钉钉的公理,此刻像是藏在男人堆的少女突然被揪出来,慌张的打量着四周的质疑。对,为什么要有目标,人就不能没有目标吗?卫东对此做出的一个有趣的解释是,目标是我们大脑产生出来让我们不断去攀登的一个个里程碑,达到了,则激素分泌带给大脑愉悦,接踵而来的很快就是愉悦感消散,于是下一个目标就产生了。这和“享乐跑步机”的概念一样,无非一个是物质幻象一个大脑给我们制造的幻象。

话题四:团队的问题是什么,我能做什么

聊起团队最关键的三个问题,卫东稍加思索即回答了我,可见此类团队的方向性思考已然可脱口而出。硬件团队未来的三个主要方向:精细化、前瞻性和业务深度理解。恰好我当下的规划中,应了前瞻性和业务深度理解这两项,松了口气。但好像也不是什么好事,好像是在考试之后对正确答案,发现自己的解题思路和标准答案一样,虽然正确,但是渴望的是一种全新的答案。

话题五:和时间做朋友

这个话题是我最想和卫东聊的,也是唯有卫东可以和我聊的,而卫东的答案也是给了一种全新的认识。

去年读了讲述柳比歇夫的《奇特的一生》,对里面的时间记录法深感有趣,也知道了李笑来、老罗所说的“时间朋友”的概念原来来自于此。也是去年,忘了哪次聊天中,听卫东说起他有在记录自己的时间,暗暗就记下了。今年开始在效率手册上记录每天的时间去向,虽未见真实效用,但已觉这正是我个人的精细化管理之路。如《能力陷阱》中所说,先按照牛人所做的去做,于是我对记录时间之道还是充满激情的。

咨询到卫东是否还在保持记录的习惯,接下来的回答就是又触及我思考的了。卫东说他记录时间主要是那段时间为了健康的目的,想看清下自己的时间分配,去除一些不必要的活动。而现在没有继续在记了。而卫东传递的更值得思考的信息是“只要你能感知到当下,所有的时间都是你的”,既然都是自己的时间,那记不记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。这也是现在不再记时间的原因。

话题六:关于跑步损伤

春节跑了一次半马,当时跑了8km左右,由膝盖外侧开始有点隐痛,不知道当时自己是怎么坚持下来的,反正快到家时刚好小虾推着快快出来,说看着我跑步都是摇晃的了。也感慨还是年轻,没有以原则为中心去行事。卫东曾在跑步群里发过一旦有不适感,应立即停下来,没有遵行此原则,当下就只能品尝伤病的滋味了。

把膝盖痛的位置和卫东聊了聊,一下就反馈给我,这是髂胫束损伤了。还顺带通俗的解释了下这个损伤是如何造成的。之后我搜下了髂胫束损伤,确实位置相符,伤痛的名称就叫髂胫束摩擦综合症,和卫东描述的一致。嘿,堪比老中医了!

后记

这份记录是隔了一天才写下来的,有些细节可能都已经流失了,但保留下来的也确实是有触动我较深的。

今天上午,卫东还邀请我进了一个圆桌听书会,在公交车上,听了第一周的第一篇,一位老师讲自我意义的,和昨天聊的部分内容有关联。最近也发觉卫东在外部影响力上越来越强了,做亲子关系引导、正念引导等,我相信只要愿意做,没有你做不成的。也衷心祝你能好好享受每段经历,不辜负此副皮囊带给你的这一遭。

上午拉起了个小群,有邹琪、相宇、连兴、振威、王强,都是些牛逼兼有趣的人,但愿能以此走出“职场孤独感”,外面的世界很宽阔,这只是我去撕开的第一层。